最新 热点 图文

汶川地震十年 北川体育重生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5-13 00:52)
文章正文

汶川地震十年 北川体育重生

2018-05-12 20:10来源:体育大生意健身/运动会/赛事

原标题:汶川地震十年 北川体育重生

体育大生意第1435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黄诗旋

体育大生意记者

汶川大地震五年后,2013年夏天的傍晚,北川中学新址,两队中学小球员正在进行点球大战。在经过几轮的踢飞踢偏之后,双方比分仍然是尴尬的0-0。再次轮到一名小个儿门将出场,场边一个人突然鼓掌,大叫一声“二娃,雄起!”名为二娃的门将扭过头,自信地竖起了大拇指。哨响,出球,二娃飞身扑救,只可惜皮球冲着反方向的死角“义无反顾”而去,二娃队失球!

罚进点球的少年转身奔向队友,他们簇拥在一起狂喜,高亢的尖叫和呼喊把空气中仅存的那点紧张都撕得粉碎。而二娃,却跪倒在球门前,把头掩埋进双臂和草皮之间。一如94年点球点饮恨的巴乔,时间长到全世界都只剩静默。

北川县城是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不之一。新华社曾报道,县城共2.2万人,1.3万人遇难。北川曲山小学2003级毕业生阿占则用另外一个故事印证了当时的受灾情况:“地震一个月后我爸整理通讯录名单,把手机里面地震遇难者的号码删除。删完之后,一半人没了。”

在这个几乎没有完整家庭的“建立在伤口上的土地”,二娃彼时彼刻最大的痛苦不再是地震,而变成了“在队友的注视和鼓励中未能成功扑救而输掉比赛”。顷刻倒塌的建筑、令人绝望的呼喊、残缺破损的身体、稍纵即逝的生命……都变成了模糊的印记。体育的力量,曾、正、将在灾区群众的心理,绽放娇艳的新花朵。

代国宏:无腿蛙王的冠军之路

“那个时候的我身高1米74,喜欢打篮球,偶像是姚明。”十年前,代国宏就读于北川中学高二。汶川地震不仅一举击碎他的篮球梦,还残忍地夺走了他的双腿。他在《我是演说家》的舞台上讲道:“我被埋在废墟下50多个小时,救上来后我被截肢了,永远失去了穿鞋的权利。”

这个曾经家人的骄傲和希望,一度瘦到了56斤。性格也变得十分暴躁,稍有不满就会大发雷霆。在医生的建议下,代国宏开始学习游泳。“虽然笨手笨脚,虽然晕头转向,虽然喝了很多水,但在水里却让我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难以言表。那是我受伤之后第一次不需要轮椅,不需要拐杖,我可以靠着自己微弱的力量决定着行动的方向和目的,那种感觉叫自由。”

准备入水的代国宏

游泳不仅让代国宏有了生活的自理能力,还完全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在2009年代表四川省参加全国残疾人(18周岁以下)游泳比赛获得铜牌之后,代国宏在2010年浙江绍兴的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上,一举获得冠军,被冠以“无腿蛙王”的称号。

后来在代国宏《给北川羌族自治县教体局的一封报告信》中,他写道:“游泳我是半路出家的、从零开始,期间体验了竞技的残酷、挥汗如雨的拼搏劲儿、获胜的喜悦和激动、失利的伤心和总结……把我这个还未成年的北川学子历练成为一个能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贡献的真正男子汉。”

代国宏与妻子苏思妙

现在的代国宏跟随台湾纪洁芳教授学习生命教育体验与实践课程,并注册了北川知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致力于生命教育体验课程设计、励志讲座及正能量传播服务。体育让代国宏重获新生,现在他要用自己的故事和力量,去感染更多的人。

我们之前提到过的阿占,如果你见到今天的她,会很难找到一点“重大变故”的痕迹。地震那一刻她正在绵阳一所高中教学楼的楼梯上,“有一个洪亮的声音说往操场跑,于是我转头拔腿就跑。一粒小石子掉到了头上,我就双手抱着头跑。双腿毫无知觉,好像不是自己的。教学楼面前的池水像潮水一样,一下一下向外泼。停下来过后,我满手是血。”

那时候的阿占还没有读过史铁生,不知道《消逝的钟声》中还写着“人的故乡,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她不知道,那一刻她的故乡从此只能是辽阔无比的心情了,“转头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没接通。于是发了条撒娇的短信,告诉她我头破了。后来回想起这个细节才意识到,那时候我已经没有妈妈了。”她的妈妈是北川县人民医院在职员工,被淹没在残垣断壁和滚滚砂石里。与妈妈一同沉睡的,还有二姨、三姨、二爷爷、表妹等十数位亲人。

阿占的家

她的爸爸死里逃生,在广场避难时地上裂开一条大口子,平行着躺着或站着的人都掉进去了,她爸爸刚好垂直于裂缝趴着。作为一名警察,他第一个跑出来报告消息,第一个带领部队进入县城,用鲜血淋漓的双手扒出11名学生,还带三千群众走出生路。只是,“我见到他的时候是好几天之后了,胡子拉碴、满头白发、整个人都浮肿虚胖,穿着一件不合身的北川中学校服,像是一夜老了十岁。”

阿占是一个有理由堕落的姑娘,可是她没有,“好像喜欢体育真的能让人变得坚韧一点。从小时候开始,《体育新闻》就是我们家的下饭菜。正好那一年遇到北京奥运会,我跟爸爸就整日整日地看比赛,并且我俩每晚都必须出门运动健身,撑过了那段有些浓黑的时光。”邹凯杨威的相拥而泣,冼东妹的霸气卫冕,埃蒙斯的夫妻拥吻,马·施泰纳的一往深情……把她和爸爸从那个噩梦般的深渊中一点一点拽出来,“体育赋予人的精神力量真的无可比拟。”

再后来的故事好像变得有些普通,阿占一年后就参加了高考,成绩优异,是一所“说出来还会让人羡慕”的大学,这个结果在她所允许的“误差范围之内”。在这期间,她喜欢的球队夺得了欧冠冠军。之后一年她的全身心就扑到了南非世界杯上,伊涅斯塔115分钟绝杀,脱衣庆祝时胸口写着达尼哈尔克,他把进球献给了天上的兄弟。阿占坐在学校外面的小旅馆,电视机里是嘈杂的庆祝声,转头一看,太阳出来了。

伊涅斯塔把进球献给了天上的兄弟

拼搏、顽强、坚持、奋斗……体育能带给人的正向力量很多,阿占挑选了“活在当下,珍惜未来”八个字,她说:“人生不可能永远都是0-4惨败,你得想开点,坚持到下一回合,万一就是6-1惊天逆袭呢?”

马克:体育“救灾”路

体育并不是马克第一时间想到的 “救灾”方式。

马克是首都体育学院足球教研室副教授,2008年汶川地震后,他只身奔赴灾区,在5月22日成为“希望九洲”志愿团队中的一员,主要负责卫生防疫、分发物资等工作。“希望九洲”是由湖北省司法系统的心理专家成立,旨在对灾区幸存者进行心理调节、干预。总部设在著名的“九洲体育馆”,那里是灾区最大的收容点,最多时曾收容灾民4万多人。

九洲体育馆成为最大的灾民收容点

两件事情令马克印象深刻。一是在扫棚(志愿者一户一户进行访问心理治疗)的时候,只有成年人才愿意坐下来进行沟通,孩子们总是在陌生人踏进帐篷时就跑开。而他们身上往往又表现出沉默、暴躁、恐慌、狂哭、不进有顶棚的空间等症状。二是马克在去送物资的途中路过一片建筑垃圾区域,恰逢余震,从这片废区中竟然跑出来一群小孩子,一问,原来他们是在掰钢筋卖钱。地震中的废区非常危险,“次生灾害”的威力仍然可能致残要命。于是马克希望用一种方式将这些小孩组织起来,一来建立合理的沟通途径,二来是让他们远离那些“次生灾害”。

体育成为了马克能选择的最好的办法。他在帐篷前、水龙头附近等孩子经常出没的地方,从晚上6点到9点带领孩子们做体育游戏。最初只有七八个小孩,后来渐渐发展为小一百人。因为他们年龄分布较广,所以一般以游戏为主,有时候也会加入足球技巧培训。这些小孩甚至把“体育专属时光”延长到了早晨,每天五六点天刚亮,孩子们就自主聚集在马克周围,摇晃他的帐篷,用“出早操了出早操了”将他唤醒。

两个灾民孩子拥搂着马克

小楼就是其中一个孩子。震前他父母双全、家庭宽裕,震后他父亲离世、一贫如洗。小楼的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小楼也就躲在帐篷里,不见阳光,在炎炎夏日中连肤色都变得苍白。他最开始只是一个游戏的旁观者,被志愿者抓着手指拉进来。马克给他刻意安排角色,带他逐渐融入游戏。不到一个礼拜,小楼就自己提出要去帐篷学校读书了。

他的变化还不仅如此。此前他“惜字如金”,大多数时候都是只说一两个字,高兴的时候会说四个字,也就是“马克叔叔”。但半个月后有次做完游戏大家聚集在一起讲故事,其他孩子都散去了,小楼却留下来跟马克坐在九洲体育馆的台阶上聊天到零点。“那天他讲了好多,包括他曾经的故事,地震后的一些想法,以及希望帮助妈妈的意愿,都说出来了。”情感好像突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从那之后,小楼和其他小伙伴变得更加亲密、和睦。

2008年马克与孩子互动

从北川回京后,马克跟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了两个体育公益项目,并于2010年9月延用“希望九洲”这个名字成立体育公益社团。八年间,“希望九洲”团队共承办16个体育公益项目,团队成员从7人扩张为40余人,并且他们都是兼职,用周末的闲暇时光飞赴现场开展活动。

罗坤是另一个让马克“不得不提”的孩子。

罗坤的身世颇为坎坷,他8岁之前一直与唯一的抚养人,并无血缘关系的爷爷罗文辉一起生活。但2014年底,罗坤被203名村民用写“联名信”的方式驱离出村,因为他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甚至罗文辉也在联名信上签了字。后来在各方关注下,罗坤被送到了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这里是治疗和教育艾滋病儿童条件相对完善的地方。

初到学校时,罗坤的知识和语言能力只有三四岁孩子的水平。“他还会把食物藏起来。香蕉吃一口,然后藏在那里,等香蕉发黑腐烂,他又一口气塞进嘴里。”

马克和罗坤的合影

马克的“希望九洲”团队来到红丝带学校,这里并不具备做体育公益的条件,没有师资,没有场地,也不容易掌握适合孩子身体状况的强度和量。但马克仍然想为他们上一节体育课。在上课的时候,罗坤一直面对着墙壁站着,几次受邀参与都强硬拒绝。到了最后一个游戏时,马克跟他说:“罗坤,你看,咱俩手绑在一起,算一个人。那队有七个人,这队有六个人,咱俩算一个人,加入到这队里面。”

罗坤终于加入了。这是一个简单的接力跑游戏,在罗坤和马克将要出发时,因为一个偶然的情况,他们俩所在小队反超对手。所以当他们手拉手冲过终点时,罗坤非常自然地抱住马克,然后使劲地笑。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在旁边拍照,并大叫着:“快来看啊!罗坤笑了!”

08年的经历、红丝带的故事让马克对“体育”二字的重量有了全新的理解,他告诉体育大生意:“作为体育工作者,我感到惭愧的是,我不知道体育的力量会有这么强大。书本上告诉我,体育可以使人快乐,帮助人树立自信、建立沟通,原本我也这么认为,但对它的理解也就仅限于理论知识。但当我真正看到这一幕一幕时,才发现体育拥有着不可低估的力量。”

马克在近期的活动之中

“希望九洲”目前的运营模式是跟公募基金合作,如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由对方负责差旅费用。而日常开销则是来自于成员每人每月几十元的捐赠。他们目前在运作四五个常态化的项目,未来两个自主筹办的项目仍在规划之中。

跟笔者聊完之后,马克背上行囊踏上去云南镇雄的旅程。未来八周的周末,他还会辗转各个地方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带去来自体育的力量。在被问到还要坚持多久时,马克表示:“在现有条件下,我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吧。”

马克办公室“希望九洲”团队照片

“希望九洲”在活动之中

北川体育谱写新篇

北川老县城在地震中受到毁灭性破坏,国家做出“再造一个新北川”的重大决策。北川也成为“512”特大地震后唯一一座整体异地重建的县城。目前的新北川县城被叫做永昌镇,寓意“繁荣昌盛”。

比起过去的故事,这里的人们更愿意聊这十年的变化和发展。体育也在灾难后的新生中扮演着不容小觑的力量。研究指出:体育锻炼是传统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一种有效的辅助手段。美国学者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1750名心理医生中,80%的人都认为体育活动是治疗抑郁症的有效手段之一,60%的人认为应将体育活动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来消除焦虑。

据新华社2010年5月报道,国家及兄弟省市对四川灾后体育设施建设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共投入资金25亿元。这是中国体育设施建设中,面向受灾地区最大的一次资金投入。

姚明在北川体育馆指导小球员

北川县教育和体育局体育股股长冯加云告诉体育大生意,这十年间北川县积极推动体育行业发展,加强震后体育建设,提高群众健康水平,包括场馆设施建设,机构队伍强化,各类赛事承办以及群众体育开展四个方面。具体来看:

首先,震后新北川县城建有一个能承担省级综合运动会的体育中心,各小区、各乡镇、各中小学均相应修建功能性场地。全县依托公共体育设施建立体育指导站和体育健身站点115个。2010年-2016年,县人民政府先后投资500余万元,新建全民健身路径112条、农民健身工程67个,改建多功能运动场1个、网球场2个、篮球场10个、门球场6片、羽毛球场4片、足球场2个,购置乒乓球台64张,维修健身步道10公里。

北川体育场是北川群众参与体育锻炼的场所之一

另外,企业出资新建游泳池5个,滑雪场1个、攀岩场地1出,漂流场地5个、户外活动基地1个。投资2000余万元,年运销收入达200万元。

其次,县政府在每年的财政预算中,为群众性体育活动、重大体育赛事、体育场馆设施维护列出60万元专项经费,确保体育事业各项工作顺利开展。除此之外,还从三个方面加强队伍建设,一是成立各种体育协会18个,吸纳会员5000余人,每年开展活动100余次;二是加大社会体育指导员培训力度,不断提高业务水平。全县有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2人,一级4人,二级45人,三级1280人;三是加大学校体育教师培训和教练员、裁判员培养力度,共培训专兼职体育教师人3次,培养教练员97人、裁判员85人。

再者,北川县承办了长虹大师杯中国乒乓球2010年度总决赛、2013中国乒乓球俱乐部超级联赛、2014年CBA西部行篮球赛、2015年全国第九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六届特殊奥林匹克羽毛球项目比赛、2015年全国科研类航空航天模型公开赛(绵阳站)纸飞机比赛、2016年全国桥牌俱乐部锦标赛、连续4届潍坊国际风筝会选拔赛等国家级赛事,以及其他众多省、市、县级赛事。

2016年6月-10月在北川新县城举行了绵阳市第六届运动会

阿占参加了2013年寒假期间举办的北川县乒乓球比赛,代表尔玛小区征战,在混双对决中战胜了她小学时期的自然课老师,赢得了第四名。“跟我搭档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大爷。以前没见过,也从未想过人生会有什么交集。体育确实挺有魔力的,让背景、年龄、甚至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在赛场上产生了默契。它在建立信任感上威力超大。”

最后,则是普及全民健身运动。包括普及推广健身舞、开展民间传统体育运动、举办群众喜闻乐见的体育赛事、举行迎新春万人长跑活动、召开乡镇农民运动会以及加强学校体育教育等。现在,北川广大群众体育健身意识普遍增强,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明显增加,每周参加1次及以上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达到42%,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已达32%。体育中心体育场、体育馆运动参与人数每年达10万人次;各中小学运动场馆每年运动参与人数超过5万人次。

2013年7月25日-8月15日北川承办四川省青少年足球男子、女子(甲组、乙组)的比赛

今天的安昌河畔,坐落着“涅槃重生”的北川新县城。就在河边的健身步道上,是晚餐后拖家带口运动消食的人们。旁边的篮球场,几个少年拍篮球的声音空灵动人,“砰,砰,砰……”不远处的小广场,一群中年妇女围着没有点火的火堆在跳着改编过的健身锅庄(羌族舞蹈)……

你看,孔明灯升起来了,就算是夜晚,也会有光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